资讯 | 美国研究:新冠大流行拖延常规检查,致癌症晚期数量显著增加-凯发k8一触即发

2023-08-10 09:08:57 7

《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ogy)于当地时间8月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冠大流行拖延了癌症的常规检查,几乎增加了所有癌症患者病情恶化的可能性。

“我们可以努力让疫情带来的一线希望继续存在,比如远程医疗的广泛采用,以及在结直肠癌筛查中增加家庭粪便检测。”

当地时间8月4日,行业媒体stat报道称,新冠大流行减缓了癌症诊断,导致晚期癌症患者人数增加。《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ogy)于当地时间8月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冠大流行拖延了癌症的常规检查,几乎增加了所有癌症患者病情恶化的可能性。据stat报道,这项研究是对大流行期间癌症诊断的最全面的分析。

肺癌、乳腺癌、结直肠癌和宫颈癌等癌症可以通过筛查发现,但其他癌症类型则需要定期就诊,及时转诊给专家,并进行诊断测试。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the west virginia university)癌症研究所所长汉娜·哈扎德-詹金斯(hannah hazard-jenkins)说,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里,大部分事情都“静默”了,“为了应对大量的新冠患者,我们最终停止了所有具有‘选择性’的服务。”

“哪种情况更糟糕?是应对死亡率如此之高的新冠,还是处理对癌症诊断的担忧?这对病人来说是一场真正的斗争。”哈扎德-詹金斯说,她没有参与前述研究。

前述研究还显示,一些边缘人群(经济贫困地区、西班牙裔、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在2020年后诊断出4期癌症的比例显著增加。因此研究强调,我们迫切需要解决一些社会因素所导致的健康差距。

大量癌症诊断不足,癌症死亡率显著增加

该研究使用了美国国家癌症数据库(ncdb)的数据,美国国家癌症数据库是一个以医院为基础的全国性癌症登记处,由美国外科医师学会(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和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联合发起,每年从美国外科医师学会下属癌症委员会(coc)联盟认可的1500多家医院收集数据,记录了美国所有癌症中70%以上的癌症诊断。

研究结果显示,从2018年1月开始,每月新增癌症诊断数稳定在7万左右(根据该研究的纳入标准),而到了2020年4月,数量减少了一半。

癌症诊断通常分为1期、2期、3期、4期,数字越大表明病程越晚。前述研究发现,从2018年1月到2020年4月,诊断为1期的患者比例从约40%大幅下降到31.4%(36679例诊断中的11525例),诊断为4期的比例从近20%显著增加到26.5%(36679例诊断中的9711例)。在此期间,诊断出其他阶段癌症的比例变化不大。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美国癌症协会高级研究员韩雪松表示,2020年6月,每月的癌症诊断恢复到“接近大流行前的水平”,在当年的下半年徘徊在每月6万例左右。

韩雪松的数据清楚地表明,2020年癌症第4期诊断的可能性增加了7%。事实上,每年有近200万新的癌症诊断,这些诊断延误可能导致数万名额外的患者死亡,并增加数千万美元的医疗费用。例如,占美国所有癌症死亡人数五分之一的肺癌,如果在早期阶段被发现,5年生存率为56%;而如果在后期阶段被发现,5年生存率下降到5%。与此同时,1期肺癌的治疗费用中位数为2.5万美元,而4期肺癌的治疗费用为21万美元,几乎是前者的10倍。

乳腺外科医生哈扎德-詹金斯在2020年末看到的很多患者,在当年的4月就知道自己有了肿块,但“因为恐惧而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后来,一些可以通过简单的肿块切除术治疗的患者“不得不被迫进行乳房切除术”。“原本可以治愈的患者现在要接受姑息治疗,因为他们的肿瘤已经转移到无法缓解的程度。”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20年后,哈扎德-詹金斯说:“在乳腺癌领域,去年(2022年)我们遇到了大量的晚期癌症患者,是我15年来从未见过的数量。”

关注边缘人群

前述研究显示,在按种族和民族分层研究时,早期癌症的诊断不足在西班牙裔、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中最为严重。到2020年,西班牙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诊断出4期癌症的可能性高出10%-11%。

韩雪松解释说,这些种族差异可能是文化和语言障碍、对医疗体系的信任度低、失业带来的经济冲击等原因造成的。但她特别强调,种族歧视在大流行期间加剧,可能也是这些群体推迟或跳过治疗的原因之一。据悉,在大流行的第一年,六分之一的西班牙裔美国人和五分之一的东亚和东南亚美国人称自己面临种族歧视。

经济贫困地区的人群,如农村等,4期癌症的可能性也高出11%。哈扎德-詹金斯说:“当你谈论卫生知识水平低、财政资源少和地理挑战时,(这些人)寻求医疗保健可能非常困难。”

研究强调,我们迫切需要解决一些社会因素所导致的健康差距,比如提供短期救济(例如临时住房或食品券),为边缘化社区建立社会经济基础设施等,这需要卫生保健系统、卫生保健提供者以及政府等多个利益相关方的合作。

韩雪松说:“我们可以努力让疫情带来的一线希望继续存在,比如远程医疗的广泛采用,以及在结直肠癌筛查中增加家庭粪便检测。”

哈扎德-詹金斯认为,移动筛查计划是促进边缘社区参与早期癌症检测的方式。自2009年以来,西弗吉尼亚大学一直在运行bonnie 's bus,用于早期乳腺癌检测,自2021年以来,一直在运行用于肺癌检测的lucas拖车,两个单位都开车到西弗吉尼亚州大多数农村社区,为患者进行筛查。通过与当地供应商和合格的医疗中心长达十年的合作关系,bonnie 's bus和lucas在2022年对全州3750名患者进行了筛查。

美国放射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radiation oncology)的卫生政策主任安妮·哈伯德(anne hubbard)说,除了通过提高意识来解决差异之外,卫生保健系统还必须关注交通问题、儿童护理需求,并为患者在复杂的卫生保健系统中保驾护航。

韩雪松乐观地认为,随着重返筛查运动的传播和常规就诊的恢复正常,越来越多的患者会发现他们的癌症,并有更好的结果。但她也强调,挑战依然存在,例如自2023年3月新冠额外补助到期以来,近400万人失去了医疗补助保险。(来源:)

参考资料:

1.https://www.statnews.com/2023/08/04/pandemic-cancer-diagnoses-late-stage/

2.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onc/article/piis1470-2045(23)00293-0/fulltext

网站地图